涓涓流淌的鮮活泉水   —— 小報

在諸多專業史中,新聞史屬於冷清的一類,從來沒有大紅大紫過;而在新聞史中,小報又長期被忽視,早期的一些新聞史甚至沒有小報的任何敘述和評價。近年來,這種不正常的現象有所改善,有關小報的碩、博士論文及相關專著也時有出現。這是一件雖然姍姍來遲,但卻是值得大加肯定的事情。

所謂小報,從版面上看,較大報而言偏小;從內容上看,偏重消閒娛樂,如小說、隨筆、小品文、影戲舞動態等。在文辭和銷量上,小報都不遜大報,並以其獨特的文化趣味,成為展現市井百態的萬花筒。

上海第一張小報《遊戲報》

— 上海第一張小報《遊戲報》;中國近代中文報紙全文數據庫

上海是中國“小報”的發源地,自 1897 年 6 月第一張小報《遊戲報》創刊,到 1952 年 11 月《亦報》的停辦,前後存續達五十餘年。

小報一問世,就秉承“記大報所不記,言大報所不言”的宗旨,盡可能遠離政治,將視角下移,大量刊登社會新聞,專述市井小事,從衣食住行到吃喝玩樂,將市民百姓的開門七件事一網打盡。

小報“自由”、“消閒”的特性,反而讓它的銷售量遠高於一般“板起面孔做文章”的大報,在上海市民的文化生活中佔有重要地位;但同時,在利潤的驅動下,也造成小報從業者良莠不齊,辦報格調高低不均的狀態。

小報的老闆和主筆,既有洋場名士、文學作家、編輯記者,也有喜歡舞文弄墨的醫生、律師、商人等等。有些小報,注重社會責任,潔身自好,作風正派;而有些則專挖名人隱私,打壓同行,宣揚低俗,以奉承拍馬為能事。小報的庸俗浮誇,低級趣味,也成為在歷史上屢被查禁的一個原因。

被譽為“大報中的小報,小報中的大報”的《立報》

— 被譽為“大報中的小報,小報中的大報”的《立報》;中國近代中文報紙全文數據庫

二十世紀三十年代中期《立報》、《辛報》的崛起,給小報界吹入了一股新風,對時事政治的重視和副刊新文藝化的革新,與以往小報相比均有所變化,給人以格局更新的感覺。尤其是 1937 年上海“八一三”事變以後,以《救亡日報》為代表的一批小報,秉承辦報與救亡圖存相結合的方針,給民眾傳遞了堅持抗戰,絕不當亡國奴的信心,書寫了小報界光輝的一頁。

唐大郎和龔之方創辦的《海風》

— 唐大郎和龔之方創辦的《海風》;中國近代中文報紙全文數據庫

抗戰勝利後,上海社會局頒佈公告:凡淪陷時期的各類報刊一律停刊,同時令滬上欲辦刊的報社重作出版登記。

1945 年 11 月 17 日,一種逢週六出版的小型週刊在上海報攤悄然出現,十二開本的新穎版式,立刻引起一貫喜新厭舊的上海人的關注,而雅俗共賞的版面風格,和傳統小報既有幾分相像,卻又和以往小報的格調有所不同,成為閱報者的“搶手貨”。

主辦這份名叫《海風》週刊的,正是海派小報的代表人物唐大郎和龔之方。《海風》的一炮打響,讓仿效者蜂擁而起。有的已經發行的期刊,立即改版,仿其方形外觀;有的連刊名也一併仿製,如《海濤》《海晶》《海星》《海光》《海聲》等等。人們很快將這一類形制的期刊稱為“方型週刊”,又因在上海發源並主要在滬出版,故又稱“海派方型週刊”。它們可謂是當時上海的另類小報。

《世界晨報》上的“蚯蚓眼”欄目

— 《世界晨報》上的“蚯蚓眼”欄目;中國近代中文報紙全文數據庫

《海風》的特色,受到夏衍等人的影響。夏衍當時在《世界晨報》上開闢“蚯蚓眼”欄目,所發文章都針砭時弊,且短小精悍,妙語警句傳誦一時。唐大郎“天天讀‘蚯蚓眼’,擊節稱賞了幾個月”,表示“這些文章,都是加重小型報本身分量,及提高小型報水準最好的材料,好在它是短小,所以合符小型報的風格”。

《海風》走的正是“蚯蚓眼”式的道路,它標榜的“說真話,敢批評,針對社會現狀,為老百姓作喉舌”的辦刊特色,受到老百姓熱捧,讀者群迅速擴大到大江南北。但隨著《海風》的暢銷,跟風而起的“方型週刊”魚龍混雜,很多甚至以色情庸俗作賣點,故很快遭到當局“一窩端”的查禁。

這種“一掃帚打殺十八隻蟑螂”的野蠻做法讓《海風》無端受累,唐大郎悲憤控訴:“我是方型週報的發行人之一,因為沒有造過謠,也沒有用色情來戕害過讀者,向來無愧於心。……遺憾是力爭上游的結果,遭受到一網打盡的取締,早知如此,我們也會色情,也會造謠,在當時樂得昧一昧良心,多銷幾本,縱然發不了財,至少不至於賠出肉裡錢來。”

圖片來源:《大郎律句》,《海風(上海 1945)》1946 年 6 月 1 日 第 29 期

— 圖片來源:《大郎律句》,《海風(上海 1945)》1946 年 6 月 1 日 第 29 期;中國近代中文報紙全文數據庫

其實,《海風》遭禁的真正原因還是它刊發的那些抨擊時局的文字,唐大郎的真情流露正代表了小報界當時的艱難處境。1949 年後,唐大郎、龔之方、馮亦代等人在時任上海市委宣傳部長夏衍的支持下,創辦《亦報》和《大報》,吸收了小報界的很多人加入,也延續了傳統小報的最後一線文脈。

1952 年 11 月,《亦報》停刊(在此之前,《大報》已與《亦報》合併),隨後由《新民報》晚刊改刊的《新民晚報》,開啟了上海小報的新陣營。

— 圖片來源:《上海望平街清晨之報市》,《新聞學刊》1928 年 第 2 卷 第 5 期

— 圖片來源:《上海望平街清晨之報市》,《新聞學刊》1928 年 第 2 卷 第 5 期;中國近代中文報紙全文數據庫

上海是中國新聞界的重鎮,尤其在晚清民國時期,幾乎撐起了新聞界的半壁江山,而這半壁“江山”,其實是由大報和小報共同打造而成的。

大報的廟堂氣象、黨派博弈與小報的江湖地氣、民間紛爭,兩者合一才組成了完整的社會面貌,要洞察社會的大局,缺大報不可,欲瞭解民間的心聲,少小報也不成。大報的“滔滔江水”和小報的“涓涓細流”, 匯合起來才是完整的、有著豐富細節的“江天一景”。可以說,少了這一泓“涓涓流淌的鮮活泉水”,中國的新聞史就是殘缺不全的。

一些重視小報、認真查閱的研究者,已經先行一步嘗到甜頭,寫出了不少充滿新意、富有特色的學術論文。小報裡面有“富礦”,這已經成為越來越多的專家學者的共識。

— 琳琅滿目的小報

— 琳琅滿目的小報

中國近代數量巨大的小報主要收藏於上海圖書館,《全國報刊索引》依託豐富館藏,同時彙聚各地資源,全面收錄小報近千種,時間跨度從清末至解放初期,不僅種類繁多,有花報、戲報、遊樂場報、黨派團體報、電影報、舞報、小說報等;還全面囊括了各個發展時期的代表性小報,如初創時期被譽為小報鼻祖的《遊戲報》及其同期的《笑林報》、《世界繁華報》等清末著名小報,繁盛時期被稱為“四大金剛”的《晶報》、《金鋼鑽》、《福爾摩斯》、《羅賓漢》等民國時期主流小報,衍變時期被新聞史界視為“新派小報”的《立報》、《鐵報》、《社會日報》等等。

這些小報內容豐富,既有新聞性的社會報導,也有藝術性的文學作品,更有娛樂性的花邊消息,呈現了小報界的千姿百態。

《全國報刊索引》將塵封的、分散的小報集齊推出,相信對近代中國的城市文化、社會生活、通俗文學、新聞出版等諸多研究領域都有所助益,能夠進一步拓展研究者的視野。

本文摘編自張偉老師為《近代上海小報圖錄》所作序言。

(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