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美人的距離?就在這幾款熱賣商品!

 

1933年,上海,人聲鼎沸的鬧市街頭,一位美人款款而來,俊眼修眉,睫毛卷翹,皮膚白皙,指端閃耀,渾身清香襲人,美而不俗。在人來人往的十字街頭,駐足停留,吸粉無數。不一會兒,美人從小巧精緻的手袋裡,優雅地抽出一支香煙夾在手上,迎面趕來的轎車車門隨即打開,自此離去……如此悅目的美人美景,怎少得了這幾款近代熱賣商品的錦上添花呢 !

美容之妙品——力士(麗仕)香皂

早在1923年,聯合利華在上海建立了第一家企業,名為“中國肥皂有限公司”, 力士香皂於1924年誕生,自此開始其暢銷之旅。

圖片來源:《新聞報》1929年10月12日,第20版;中國近代中文報紙全文數據庫

力士香皂之所以能成為熱賣商品,與該公司的明星策略密不可分。聘請代言、明星競選等活動,讓力士的品牌形象在大眾中廣為傳播,這些自帶“熱點”和“流量”的大牌明星,成為該公司品牌演繹的重要利器。力士香皂進行明星競選,即我們如今理解的“代言人”,胡蝶、阮玲玉、陳玉梅等大明星均在名列之中,吸引無數民眾眼球。

圖片來源:《玲瓏》1933年第三卷第20期,第1008頁;1911~1949 中文期刊全文數據庫

因此,這些重量級嘉賓也自然成為力士香皂的“代言人”,除了盡情享用洋行贈送的產品,也能在各種報紙露臉,一舉兩得,互利雙贏。

圖片來源:《影戲生活》第一卷第32期,第2頁;1911~1949 中文期刊全文數據庫

明星代言的力士香皂廣告,在中國近代報刊中,比比皆是,該公司在產品行銷上的用心之至也可見一端。

圖片來源:《中國電影女明星照相集》第一卷第2、4期,1911~1949 中文期刊全文數據庫

明星效應帶來的,當然是銷量的逐年攀升,從而真正打造了一份熱賣商品。從這則廣告即可一窺究竟: “這位太太再也不用羡慕胡蝶美人白細可愛的皮膚,即使不施粉黛,也能讓人見之忘俗呀!”

圖片來源:《新聞報》1935年4月20日,第10版;中國近代中文報紙全文數據庫

美指之妙訣——蔻丹美指油 (Cutex 指甲油)

閨風爭尚蔻丹紅,
十指朱凝染最工,
不辨珊瑚不辨玉,
尖尖誰不愛玲瓏。

蔻丹油風尚一時,繡闔妝台,無時不備,纖纖玉手,綴以猩紅,直珊瑚與美玉之並置也,每行過人前,頻頻指點,朱痕奪目,潔玉凝香,極惹人魂蕩也。蔻丹油,即中國近代時期風靡一時的蔻丹美指油。1916年,美國人洛瑟姆·沃倫先生率先推出有顏色指甲油Cutex,並於1920年代進入中國,成為當時新時尚的摩登女性的必備良品。

圖片來源:《新聞報》1938年9月19日,第16版;中國近代中文報紙全文數據庫

蔻丹花俗名「千層紅」,又名「指甲草」;古時蔻丹代指染過顏色的指甲,或者染過指甲的纖纖玉手,因此,將Cutex譯為“蔻丹”,是既合適又優雅的選擇。這一來源于歐美時尚的美指油代替傳承已久的鳳仙花,成為近代女性爭先追逐的風尚,與蔻丹修指用品公司在品牌宣傳上的用心密不可分。蔻丹美指油廣告創意的設想,意在通過不同場景、不同女性身份的演繹,將美甲這一行為內化為追求美麗的摩登女性的風尚,在潛移默化中將這一產品打造為化妝品領域的熱賣商品。

假如你是豆蔻年華的少女,在青春年少時,則勸告父母應早點告訴愛美的女兒“以蔻丹修指之法”,如此才能“養成自然之習慣”,那麼“嬌嫩手指,不受風日霜露之侵,雖年華漸長,亦能保其幼年纖秀之美”。

圖片來源:《新聞報》1927年6月5日,第16版;中國近代中文報紙全文數據庫

假如你是養在深閨人未識的閨秀名媛,那麼一雙玉手必將是是“美貌所必需”,因此,蔻丹修指用品必將成為你的妝台之密友,使得指甲光潤,顏色美麗。

圖片來源:《新聞報》1927年2月16日,第16版;中國近代中文報紙全文數據庫

假如你是時常出入交際場所的現代女性,若指甲不夠美麗,無論服飾、妝容如何精緻,也難以彌補粗糙的手指帶來的微瑕。因此,蔻丹美指油“能補此缺陷”,“求最新式之美者,何一試之。”

圖片來源:《新聞報》1925年1月5日,第12版;中國近代中文報紙全文數據庫

所以,這些風格各異又十分本土化的廣告宣傳,自然為熱力十足的消費文化中女性時尚和優雅形象提供了無限的想像空間,強烈刺激了不同的消費人群,將蔻丹打造成一款高端優雅的時尚品,是名副其實的熱賣商品。

圖片來源:《新聞報》1939年4月16日,第16版;中國近代中文報紙全文數據庫

美眼之妙具——美眼機(睫毛夾)

“你手中物是什麼?有何用處?”
“此為歐美各國社交界最流行的名媛女明星最愛用的美眼機!!!”
聽到兩位近代摩登女性對這新式美容妙具的議論,你是不是也趨之若鶩,對它產生了強烈的好奇心呢?下面我們就來一探究竟吧!

圖片來源:《良友》,1931年第63期,第8頁;1911~1949 中文期刊全文數據庫

所謂「美眼機」,就是我們如今耳熟能詳的「睫毛夾」,現在已經是大家司空見慣的美妝物品。但在中國近代,那可是高端大氣上檔次的奢侈品!中國產美眼機是由義成行興記製造和發行,以國貨出道,並申請專利,呼籲和引導消費者要瞭解美容的秘密和秘訣。“快買此機”,因為,“凡用過此機,美而豔,明眸中放出一種可愛可懷的魅力,如鮮花之引蝶,有不可思議之美麗也。”

圖片來源:《新聞報》1931年7月8日,第15版;中國近代中文報紙全文數據庫

可是,美麗是要付出“代價”的,看看這美眼機的價格,“每件大洋五元”!五元……是什麼概念呢? 1931年7月8日刊載該廣告的《新聞報》,也才售價大洋四分五厘,當月一冊《良友》雜誌的定價為四角,全年定價為四元八角。雖然銀元的購買力隨著地域和時間會發生變化,但按照普通理解的1元=10角=100分=1000厘的普遍方式來換算,五元大洋的美眼機,那也是一般普通民眾消費不起的高端奢侈品。

圖片來源:《良友》1931年第59期;1911~1949 中文期刊全文數據庫

也許正是這不接地氣的價格,美眼機僅僅風靡一時,之後便在報端銷聲匿跡,並未如力士香皂一樣,成為經久不息的暢銷款。但從如今美眼機普及的情況來看,它迎合了女性愛美的天性,成為美妝的必備之物,讓我們離近代美人似乎又近了一步!

美白之妙器——旁氏白玉霜

1846年,Theron. T .Pond先生,一位來自紐約的藥劑師,創建了世界上最古老的美容院,並研製出了一種以金縷梅為主要成分的神奇產品,命名為“Pond’s Golden Treasure”,揭開了POND’S護膚品牌的序幕。中國近代時期的明星產品旁氏白玉霜的蹤跡,在1916年由上海著名的怡昌洋行經理,初期僅以“美顏粉之最特色,馳名莫如旁氏白玉霜”等簡單slogan為主,並未有過多的宣傳和闡述。

圖片來源:《新聞報》1916年5月27日,第16版;1918年11月11日,第4版;中國近代中文報紙全文數據庫

偶爾也會有排版上較為特別的廣告,有大量留白,在密密麻麻的報紙廣告頁中,也較為引人注目。

圖片來源:《新聞報》1920年4月19日;中國近代中文報紙全文數據庫

1920年之後,旁氏白玉霜的廣告策略與初期相比,發生了較大變化,樣式更生動和多樣化,但始終圍繞一個核心:以不同場景的演繹來說明產品在女性日常生活中的不可或缺,與蔻丹美指油有異曲同工之處。因此,旁氏的暢銷之路,與力士香皂的明星策略顯然不同,它依靠接地氣的廣告場景的陳述,讓其走入女性的尋常生活之中。

圖片來源:《新聞報》1929年11月4日,第16版;1920年9月14日,第12版; 1920年7月3日,第16版;1935年10月13日,第19版;中國近代中文報紙全文數據庫

因此,穿著傳統服飾的少女、愛美的摩登女郎、待嫁的新娘子、已有孩子的母親……不同身份、不同階層的女性都出現在旁氏白玉霜的廣告畫面之中,慢慢地滲透和教化,讓這款產品暢銷數十年。

圖片來源:《新聞報》1926年3月10日,第15版;1926年6月11日,第11版;中國近代中文報紙全文數據庫

為了提高銷量,旁氏精煉公司及其在中國的代理機構怡昌洋行也破費心思,採用了多種行銷手法。如不同罐裝大小,以適合不同的場景,贈送美女月份牌、甚至還生產了軟管,免費贈送,以吸引更多的消費者。這些破費心思的廣告策略和行銷手法,讓旁氏白玉霜自進入中國市場後,迅速成為明星產品,盛銷幾十年,成為近代時期的絕對熱賣商品。

這些風格各異的廣告,都是都市大眾文化的重要組成部分,借助各式各樣的廣告形象和話語,賦予消費多種功能和價值,從而對近代女性的消費觀、審美觀等產生了深遠的影響,強烈的女性敘事視角使得廣告成為建構女性日常生活、新型消費文化的重要手法。

「美」對於女性顯得如此重要,這些廣告則為女性提供了追求美的途徑和成為美女的可能性。

(59)